分类 生活 下的文章

渣打信用卡申领、使用小记

出发点

近来研究了下信用卡的权益,发现虽然刷卡这么多年,除了积分到期时偶尔换换小礼物外,没享受到太多权益;
因此准备梳理下现有卡,并做个用卡规划。

现有卡盘点

目前手上有4张信用卡:

  • 民生白金,65K,作为主消费卡;
  • 中行全币种,35K,境外海淘常用卡;
  • 招行联名,15K,近期已销卡;
  • 宁波银行,35K,之前办理随心分业务时附带办理的,近期准备销卡。

招行的卡8月份开始即将收取次年年费,因近一年基本没用过,也懒得刷满8次免年费,加上额度也不算高,因此就找客服销卡了。

民生银行的卡今年8月份到期,不准备换卡,如果终生免年费可以考虑。

申卡计划

已申请渣打真逸作为后续主消费卡,原因如下:
1、线上购物有积分(支付宝、银联在线),线下购物3倍积分;
网购已成为家庭支出主要途径,因此申请新卡以网购有积分为基本条件。

2、有消费返现活动:

  • 国内银联周二网络消费可返5%,但需当月计积分消费满5000元;
  • 境外VISA网络消费亦可返现。
    绑卡后微信发送FX16报名,但此活动目前仅持续至7月,不知道渣打是否会继续延期。

申卡过程

原本计划申请浦发AE白,但线上申请秒拒,而且考虑到每年消费4万才可免次年年费,暂且搁置;
后来研究了下,发现渣打现有活动如果延续的话,对于我这种不怎么特地攒积分的人来说,也挺给力的,毕竟能拿到实打实的返现,另外也想体验下外资卡。

线上填写资料后,4天内就收到邮件,说个别材料不符合要求,重新上传后两天内下卡;
不过网申需要到柜台领取,这点需要注意,建议还是尽量请工作人员上门办理吧。

坐标魔都,网申时领取地点选择的是渣打上海分行,只有工作日对外营业;
营业厅不算大,柜台对面是客户经理坐席;
等待了约15分钟,才安排客户经理采集原件、签字相关文件,大概持续了15分钟,期间客户经理还临时去帮之前的一位客户办理借记卡;
随后等待了10分钟,柜台受理领卡事宜,业务员不算熟练,屡次请教其他同事,因此有的问题我就没有在柜台细问,准备拿卡后电话咨询。

从进营业厅到领卡完毕,所花时间近一个小时,效率谈不上高;
对渣打的理财不感冒,之前在知乎看到有客户长期不用、账户被突然清空的案例,还是薅薅羊毛得了,
况且,我也没那么多闲钱...

使用心得

  • 不支持三星Pay;
  • 卡背面写有QuickPass,在银联钱包添加后未显示“闪付”标识,但不影响使用;
  • 网上银行需要用借记卡注册;
  • 信用卡的在线服务通道,只支持IE浏览器;
  • 没有手机银行APP;
  • 美元VISA卡还款,需要先存入人民币,然后通过电话银行或信用卡的在线服务通道购汇转入。
  • 消费返现活动,看起来很美好,需当月计积分消费满5000元,也就决定了不可能每个月都能符合此条件,也就有开卡活动的前两个月冲一冲,之后就随缘吧,不强求。
    毕竟,12 * 5K = 60K,每年有这个消费能力,我可能会优先考虑权益更好的浦发AE白。

综上,在没有其它更好选择的情况下,渣打的真逸卡还勉强可以用用;
建议申卡前多研究,结合自己的消费能力,做好申卡、用卡规划。

Mac通过Rename命令批量重命名文件

问题背景:

海贼王OnePiece动画连载已近800集,由于之前是从不同渠道(汉化组、动漫论坛等)下载的,文件命名规则自成一套体系。
对于有轻度收集癖和强迫症的我来说,进行分类管理以及命名规则的统一,蓄谋已久。

It's time!

需求列表:

  • 兼容现有的各种命名规则
  • 名称统一转换为:OnePiece-xxx
  • 保留原有的视频格式后缀

实现过程

  1. 通过Homebrew安装rename
  2. 分析文件对象特征,补充知识
  3. 研究成果展示及拆解

Continue Reading...

618年中购物节随感

先列出今年618的购物清单:

  • 爱他美奶粉(考拉 or 京东 or Windeln直邮)
  • 威戈背包 (京东)
  • 不莱玫托运箱 (天猫 or 京东)
  • Vitamix榨汁机 ?(考拉)

Continue Reading...

执念不可执

固执的人往往越来越固执,有时会固执得毫无道理。而我家呢,盛产固执的人,老爹固执得难以亲近,姐姐哥哥以及我,固执的程度不同,但也都高于社会平均水平。

有一天我开始思考固执这件事,并形成一个与固执作斗争的习惯:尽管深知自己有一定的自闭倾向,甚至略有社交障碍,但是尽量克服,并试着去接触和理解不一样的人、不一样的生活理念与生活方式。

有过一位对我来说亦师亦友的同事,她的人生与我的人生从经历到模式,可以说是天壤之别,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这样两个人有过人生交集,更不可置信的是,我发自心底欣赏这个人:她谈过八个男朋友,在三十好几岁的时候结婚,五六年过去了,没要孩子。老一辈人大多不认可这样的人生模式,但是我总觉得她活得比一般人要有意思,贵在怡然自得。看她的微博,仿佛身在另一个国度——她喜欢的作家,喜欢的剧,乃至喜欢去的地方,大多都能打上日本二字。但她绝不是狭隘盲目地喜欢某一国某一地,相反,其人学问与见识远超寻常,曾经一肩挑起100页之厚的一整期杂志,从结构、选题到具体的撰文与配图,全部做到了高水准。老板看了特别高兴,慷慨地给她放了半个月的长假,全然无视编辑部苦瞪着的五六双眼睛,是那么的红。

还有过一位没当回事地认识、很当回事地惦念的人,她兴趣广泛富于变化。相识之初,暗自认为这家伙三观奇怪。但是当我开始认真听她说,猛然意识到她说的许多话都很有道理,尤其是一些对我来说很新奇的观点。我们的成长环境、生活圈子还有兴趣爱好,大为不同,这些不同造就了两人意识世界的不同,比如她喜欢的杨洋在我看来就太过于美少年而无法产生心的涟漪,但这不妨碍我们成为「破产姐妹」那样的好搭档,患难与共,一起加班加到生病。前不久她写了一篇《你一边骂着马蓉,一边却又劝身边的女孩嫁给「条件」》,比那些「宝宝不哭」的自媒体热点文高出几个乞力马扎罗山,是万顷泥沙之中为数不多的一泉清流,哪怕只是发在她刚开的仅有30多粉丝的公众号。

与这两位更为不一样的,是前年共事过的几个外国人。其中一个90年的姑娘,来自亚美尼亚,她说她生活在一个由五个女性组成的家庭:她的妈妈和她,加上她的小姨和小姨的两个女儿。她的姨夫,在90年代中期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战争中丧生。从我出生至今,从未切身感受过战争,也从未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经历。她前年夏天来中国留学,学费、生活费全靠自己一点点地挣。我知道她会好几国语言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打小就吃素的她,力气那么大,还是空手道高手(PS:迄今为止,我只认识这么一个从来不吃肉的人)。她有着典型的欧洲人的高鼻梁和白皮肤,她却希望她能黑一些;我勒个去,天知道我多么希望我白一些。于是我们在完全相悖的希望中,时不时互相赞美道「你的皮肤真好」。

这些是能够做朋友的人,还有一些认识却没有机会相处的人,我也观察Ta们、欣赏Ta们。远如多年前的一位高中校友,他让我知道人可以「以行制性」;近如凭窗可见的证大五道口大厦里我认识但并没能久处的一些人,有一次我叹息着说最近忙得都没陪过自己儿子,有一个人认真回我:如果把一件事放进日常习惯之中,像吃饭洗澡那样,就不会觉得没有时间做。

这些人这些事,与我抗争的固执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关系,但人总是在打破固有的习性和圈子之后,才能打开头脑的门,看自己,看天地,看众生。

记得三四年前,几次跟朋友叨叨「画地为牢」这个词,警示自己不要陷于偏见和固执而不自知。这两年,从二十岁的生硬走进三十岁的温和,经历的事密密地排成一片,好些事情说不上来是好是坏,但它们簇拥着赶来,令我忙乱焦虑乃至扼腕长叹。意外的是,这些东西好像佐料一样,使目之所及的一切人与物,多出很多味道。这些见闻感想,细微、和缓,然而有力,让我识清自身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,以及和其他人的相对位置。


微信公众号:三分白(i_sanfenbai)
623523988.png

在我心,世间始终你好

2004年8月末,从西北向南京,到自己的大学入学,学号2号。

2005年3月初,已是大一下学期,才知道班里22号长什么样子。一个整学期都在逃课打游戏的人,高等数学却考得最好。

2005年3月末,2号和22号二到了一起,一不小心,从19岁二到30岁,二了11年多的时光。

2007年中秋和国庆连着放,他把我拐去南通海安,见了他爸妈与亲友。我那时极为瘦削,平胸,平头,像个小男孩儿……他的小姨性格直爽憋不住事儿,这些年每次说起第一次见我的情形,总要哈哈大笑;但是他的妈妈一直把我当个宝,护我,疼我,多年如一日。

沉默寡言内向斯文的人,竟然在到家的第二晚,把我的被子抱到了他的卧室,理由是要跟我一起看美剧。这心机,这脸皮,啧啧~

2008年春节,我带他到西北过年,家里的评委们一致给了他五星好评。

2010年2月10日扯了证,次年办了婚礼。结婚是别人眼中的大事,但在我们俩来说,与恋爱那会儿大差不差。

变化是在2012年。那年7月底,我攒了满手的年假,一心要去呼伦贝尔草原骑马。都快要动身了,却发现怀了宝宝,那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!他在一旁什么也不说,眯眯地笑。

此后不久,东拼西凑凑出首付,买了房子。当时我们都觉得会一直在南京生活下去。

2014年的冬天,日子幸福得很具体。住进了自己的房子,一整个冬天都开着地暖,儿子坐在地板上玩,猫咪趴在地板上睡,再没有什么比得过这样的时光。

2015年5月,在南京度过十年零八个月之后,携家带猫搬到上海。工作和生活上迎来很大的变化,但因为一家人一直在一起,所以未有漂泊在外的伤感。

今年春暖的时候,他说我们去若尔盖草原骑马吧;旋即又说,喔,骑马前测一下,别又怀了宝宝。结果真的怀了……问题是我们俩都想不起到底怎么怀了的。在一起十多年,终于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意外怀孕。只是那时候我母亲病情已经严重,怀二宝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负担和忧愁。本来预约了手术,但心有不忍,后来取消。其后的各种,不多说。

前天在外面走的时候,我几次头晕眼花,就近歇歇。他一如既往地惯着我,却发朋友圈黑我:

路过麦当劳,大肚婆说“啊不行,我头晕,得坐下来歇歇”,于是顺便吃了个冰淇淋。
路过披萨店,大肚婆说“啊不行,我头晕,走不动了”,于是顺便吃了披萨+巧克力蛋糕+咖啡。

昨天在外面走的时候,说到七夕,我们俩都不怎么看重过节,所以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。想到我这公众号二十天没更新,就趁着节日写写这十一年来的我们。

四年前,也是八月,我曾写过一篇文艺小清新的文,现在有些看不下去,不过文末的话倒是可以拿来升华一下今天的主题:

即便不曾多说,不爱多说,也即便你不会来看,
在我心,世间始终你好。


微信公众号:三分白(i_sanfenbai)

2016-07-08-2102045438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