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经历 下的文章

执念不可执

固执的人往往越来越固执,有时会固执得毫无道理。而我家呢,盛产固执的人,老爹固执得难以亲近,姐姐哥哥以及我,固执的程度不同,但也都高于社会平均水平。

有一天我开始思考固执这件事,并形成一个与固执作斗争的习惯:尽管深知自己有一定的自闭倾向,甚至略有社交障碍,但是尽量克服,并试着去接触和理解不一样的人、不一样的生活理念与生活方式。

有过一位对我来说亦师亦友的同事,她的人生与我的人生从经历到模式,可以说是天壤之别,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这样两个人有过人生交集,更不可置信的是,我发自心底欣赏这个人:她谈过八个男朋友,在三十好几岁的时候结婚,五六年过去了,没要孩子。老一辈人大多不认可这样的人生模式,但是我总觉得她活得比一般人要有意思,贵在怡然自得。看她的微博,仿佛身在另一个国度——她喜欢的作家,喜欢的剧,乃至喜欢去的地方,大多都能打上日本二字。但她绝不是狭隘盲目地喜欢某一国某一地,相反,其人学问与见识远超寻常,曾经一肩挑起100页之厚的一整期杂志,从结构、选题到具体的撰文与配图,全部做到了高水准。老板看了特别高兴,慷慨地给她放了半个月的长假,全然无视编辑部苦瞪着的五六双眼睛,是那么的红。

还有过一位没当回事地认识、很当回事地惦念的人,她兴趣广泛富于变化。相识之初,暗自认为这家伙三观奇怪。但是当我开始认真听她说,猛然意识到她说的许多话都很有道理,尤其是一些对我来说很新奇的观点。我们的成长环境、生活圈子还有兴趣爱好,大为不同,这些不同造就了两人意识世界的不同,比如她喜欢的杨洋在我看来就太过于美少年而无法产生心的涟漪,但这不妨碍我们成为「破产姐妹」那样的好搭档,患难与共,一起加班加到生病。前不久她写了一篇《你一边骂着马蓉,一边却又劝身边的女孩嫁给「条件」》,比那些「宝宝不哭」的自媒体热点文高出几个乞力马扎罗山,是万顷泥沙之中为数不多的一泉清流,哪怕只是发在她刚开的仅有30多粉丝的公众号。

与这两位更为不一样的,是前年共事过的几个外国人。其中一个90年的姑娘,来自亚美尼亚,她说她生活在一个由五个女性组成的家庭:她的妈妈和她,加上她的小姨和小姨的两个女儿。她的姨夫,在90年代中期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战争中丧生。从我出生至今,从未切身感受过战争,也从未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经历。她前年夏天来中国留学,学费、生活费全靠自己一点点地挣。我知道她会好几国语言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打小就吃素的她,力气那么大,还是空手道高手(PS:迄今为止,我只认识这么一个从来不吃肉的人)。她有着典型的欧洲人的高鼻梁和白皮肤,她却希望她能黑一些;我勒个去,天知道我多么希望我白一些。于是我们在完全相悖的希望中,时不时互相赞美道「你的皮肤真好」。

这些是能够做朋友的人,还有一些认识却没有机会相处的人,我也观察Ta们、欣赏Ta们。远如多年前的一位高中校友,他让我知道人可以「以行制性」;近如凭窗可见的证大五道口大厦里我认识但并没能久处的一些人,有一次我叹息着说最近忙得都没陪过自己儿子,有一个人认真回我:如果把一件事放进日常习惯之中,像吃饭洗澡那样,就不会觉得没有时间做。

这些人这些事,与我抗争的固执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关系,但人总是在打破固有的习性和圈子之后,才能打开头脑的门,看自己,看天地,看众生。

记得三四年前,几次跟朋友叨叨「画地为牢」这个词,警示自己不要陷于偏见和固执而不自知。这两年,从二十岁的生硬走进三十岁的温和,经历的事密密地排成一片,好些事情说不上来是好是坏,但它们簇拥着赶来,令我忙乱焦虑乃至扼腕长叹。意外的是,这些东西好像佐料一样,使目之所及的一切人与物,多出很多味道。这些见闻感想,细微、和缓,然而有力,让我识清自身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,以及和其他人的相对位置。


微信公众号:三分白(i_sanfenbai)
623523988.png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——八年职业经历小记

前些时间,不同的朋友问起我这几年的工作经历、职业选择,我说我会写下来,结果完全不知道怎么写……

So,我随便写写,你随便看看。
有什么我没写清楚而你想知道的,请港!我一定会回复的(认真脸)。

----

工作前两年
life is like a play.

起止时间:2008.3 - 2010.9
月薪水平:税前2.5K-3K,那时候南京应届生的薪资水平低得惨绝人寰

To be honest,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清晰知道自己的每一个选择是好是坏,尤其是工作上的选择。

第一份工作,是在校园宣讲会上投递简历,经历笔试及几轮面试最终get。当时并不知道那是怎样一家公司,也没有能力去评估一份工作的好坏,只是不想离开南京,看到招聘要求里明确写了「 985+211院校,英语六级450分以上 」这样的硬性条件,觉着门槛尚可,而自己够得着,就去了。

几年后回顾,这家公司是我工作经历当中,规模最大、管理成熟度最好的一家,就个人职业发展来说,算不上最优选择,但算得上是还不错的选择。

番外故事也顺便一提。

大四找工作的时候,大多数同学都不看行业,只看用人单位品牌知名度之类的,不管有没有拿到offer或者即便多份offer在手,有新的一波名企宣讲会时,都还是会去看看。

那时我还是个沉迷于梦幻西游的网瘾少女,自从决定要去前述的互联网公司之后,便赖在宿舍哪也不去,成天做任务打副本……如果那时候多听几场宣讲会,多投一些简历,以我当时的莽撞,天知道我会选择什么企业、做什么工作。

第一份工作做了一年半之后,我提了辞职,BOSS给了很大的面子挽留我:让我回去考虑一个月,如果选择留下来,当月工资照发,并且从运营部转到产品部。

最后我还是选择离开,但客观来说,其实留下来应该是更好的选择。

之后经历了一份比较短暂的工作。当时看到那个公司一年四季各个岗位都在招人,心里有过一丝犹疑,只是那时候我中二,觉得自己会跟别人不一样,吃得来苦,管得住脾气,自动无视了高得惊人的人员流动率。然而,人们在生活上的喜恶各有特色,在工作上不能忍受的东西却趋于一致。

因为一个人,在一家公司工作了近四年
Everything has its time and that time must be watched.

起止时间:2010.9 - 2014.5
月薪水平:从税前3K,历经普调、个调,保持每半年加薪一次的步伐,勉强到了税前8.5K

2010年9月底,经人内推,我进了一家为运营商做项目的公司,直到2014年才离开。只论公司性质的话,我不觉得它好,但是南京分公司的大Boss是一个我认为可以誓死相随的人,很想在他手底下做事,看看他是怎么思考,怎么运筹,怎么传道授业解惑。

据说他与大老板的老婆一起在摩托罗拉共事过,后来被大老板挖过来。我在的那几年里,他带哪个事业部,哪个事业部就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,让我更为好奇他的为人、他的工作方式。只是我几乎没能在他手底下做过事:我以内容部编辑的身份入职,他对我说,你只做编辑有点可惜了,而后建议我一边做编辑,一边琢磨社区推广和SEO;半年后,从我单兵作战开始,逐渐有了运营团队,我也从编辑转为运营经理;然而在此之前,他已经去带另外一个事业部;三年后,我终于调岗到他带的事业部,又赶上公司组织结构调整,他负责内部孵化的创新项目去了。Sigh~

作为背靠大树财源滚滚的公司,规模大了之后,很容易养出来一些混日子的人。我算得上是热爱工作,摊上什么事儿都不嫌麻烦的,所以被定性为骨干员工,参与到一些很重要的工作当中去。当时没觉得什么,但后来意识到如果只是写文案、做活动,很难从基础运营工作中快速成长起来,而参与管理层会议、绩效考核评判依据的制定等等,对于全局意识、整体把握能力,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

六年后,遇上一大堆真爱,只是聚散匆匆
We do our best, god will do the rest.

起止时间:2014.5 - 2015.5
月薪水平:从16K到18K,到20K

人在具体的经验和技能层面,日积月累总归会有一些长进,但在做职业选择时,并不见得一次更比一次好。

第四份工作,是在一家起步就融了一亿人民币的创业公司。老板有着极高到极端的用人要求,他总是强调一流的公司,一流的人才,一流的待遇。招聘工作,他亲自带队,腾讯的、阿里的、小米的…… 挖人挖得很带感。

我多少有一些精英主义倾向,一想公司同事都这么棒,干嘛不去啊,就乐颠颠去了。

这期间带的团队,有三枚歪果仁,分别来自印尼、埃及和亚美尼亚,他们中文好得让我没有机会提升英文水平;还有几只烨然若神人的中国人,多出身于南京表白大学。我很喜欢他们,在我这些年的工作经历当中,感情最深的一个团队,没有之一。

我们经常一起去南京大学吃饭,嗯,就是刚才说的南京表白大学。印尼妹子很喜欢吃饺子,埃及小伙砸信仰伊斯兰教,所以每次都是我带着他一起点菜,反复跟打菜的师傅说不能有猪肉、不能有猪油。

在产品内测阶段,需要找加拿大、阿根廷、俄罗斯、日本、阿联酋等等国家的本地志愿者。因为时差原因,有时候我们夜里两三点爬起来跟志愿者打视频电话say hi,还有时候是一大早。当时24小时待命,几个人除了不会同睡,其它时间几乎是互相绑定状态,要么坐在一起,要么线上联系。

后来,去北京出差做各国文化调查时,听闻北京语言大学的万圣节趴体外国人特别多,但是只有学生狗才能参加。为了混进去,我们厚着脸办了几张北航的学生证(北语的居然办不到!)。印尼妹子想得更为周到,她拿出涂的抹的,把我们一个个画成女鬼。女鬼进电梯的时候,电梯里有人吓得捂住了眼睛;女鬼过马路的时候,一票东北汉子强行拦截要求合影;女鬼坐在酒吧的时候,果然成功引起外国人的注意……

原本是一段非常辛苦的工作经历,但想起来的,是这些开心的、温馨的画面,还有一直都在联系的这几个人。

但事不如意常八九,因为一系列一言难尽的原因,公司各个部门都有人离开或被开,常年“吐故纳新”,后来运营部也四散。如今我们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福州和南京,但时常还会在当时的那个工作群扯工作扯生活,最新的群名很不要脸地更为:烨然若神人。

行走八年,还在折腾的路上
Growth and change are the law of all life.

起止时间:2015.5 至今
月薪水平:从26K(按照年薪除以12计算,应为30K),到40K

2015年5月,我离开南京,携家带猫到了上海。当时只看了两个机会,有意思的是,两个老板都是学霸型,一个哈佛出身,做移动医疗APP;一个16岁保送复旦大学,做高端人才招聘。前者给的工作机会是运营合伙人,后者给的机会是市场公关工作。

觉得高端人才招聘这件事似乎挺有趣的,团队成员也都年轻而有活力,最后我选择了后者。不过由于自己背负的包袱太重,加之颈椎病已经严重到影响自己的睡眠和日常,几个月后,就又裸辞了工作。这期间有做得好的方面,也有做得不好的方面,想起来会觉得很有挫败感,深深叹息。

其后不断有工作找我,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抢手。有大型集团公司,有刚起步不久的创业团队,还有拉我一起合伙创业的,最后放弃胖友给的年薪50W+期权的offer,接受了一个可以远程办公的,过上了这些年来,最为自由的生活。不过,人生如逆旅,远未是终程。

----

好朋友说,你似乎很看重老板的教育背景,每次你换工作的时候都会跟我说老板是什么学校出来的。

啊,苍天,是这样吗?让我回想一下:

老板NO.1,东南大学;
老板NO.2,东南大学;
老板NO.3,东南大学;(领袖力Max的那位,16岁进东大少年班)
老板NO.4,南京大学;
老板NO.5,复旦大学。(天才少年,16岁保送复旦物理系)

现如今的老板,美籍华人,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出身,回国创业前,曾担任苏格兰皇家银行副总裁助理、JP摩根大通投行高级经理。

的确,我很在意老板是怎样的人,同时也很在意整个团队是由怎样的一群人所构成,其次才会看是什么产品,以及个人待遇如何。

在个人职业规划方面,没有什么高明之处,只是一直都没有脱离互联网这个行业,并且一直顺着运营这条路走了下来,渐渐有了那么点集腋成裘的意思。

前些天偶然读到柴静在北大的一个演讲,她说,「我觉得人生像一条河流,它的面目不是自己选择出来的,比如说谁要问我从《新闻调查》、《面对面》到《看见》是怎么走出来的,这不是我的选择。我们只是一个水流,然后碰到高山、峡谷、平原,就按照水的本来面目流淌而成。水本身没有变化,水总要入江入海,这是它的规律、本质,就一路流下来了,回头看的时候,河湖海是这个样子的。」

而我自己这些年来,也有一个相似的感受:你是什么样的人,终究还是什么样的人。在不同阶段,可能有起有伏,有放有收;但最后,你是什么样的人,总归还是什么样的人。

Every man's work, whether it be literature of music of pictures or architecture of anything else, is always a portrait of himself.
每个人的工作,不管是文学、音乐、美术、建筑还是其他,都是自己的一幅画像。 —— Samuel Brtler 勃特勒.S.

注:文章最初发布于Alice个人公众号:三分白(i_sanfenbai) 发布时间:2016-03-24
2016-07-08-2102045438.png

聊聊工作中的那些事—苏宁电器

-“小伙子,大学毕业了吧?在哪工作呢?”
-“苏宁电器”
-“哦,哪个卖场?”
-“呃,我不是做销售的,是搞IT的,在新街口13F的信息中心”
-“淮海路上的,我常去哎,一共就6层,哪来的13楼?”
......
我当初为啥要选择苏宁电器的Offer呢?!

离开苏宁时,我问了自己这样的问题;
离开南京时,我也问了自己这样的问题。

原因如下:
1.安土重迁
在南京生活了4年,虽然一半时间在浦口、一半在九龙湖,但心中对母校的感情、对南京的情感还是难以割舍,这从我们租房选择了蓁巷即可看出。
此宅离四牌楼较近,上学期间没怎么到本部,毕业后回四牌楼校区奔跶的时间反而多起来了。
到现在还怀恋印清饭馆、吉林水饺的蹄髈。

2.安于现状
大四下学期,大多时间都是在赶校招会、投简历、笔试面试...
拿到几个Offer,看在苏宁电器是南京以至江苏一霸,也就从了。
去苏宁实习了两周,当时分配在网络部,看着那些交换机、防火墙、服务器上的IBM、EMC、H3C等品牌标都觉得很高大上。
哎哟,这个Diao!
然后就没有再去找新的工作机会,珍惜大学最后的时光,继续玩网络游戏了。

3.傻
谁说的“先就业,再择业”,你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
当时其实是迷茫的,不知道发展的方向,没有明确的职业目标,不了解市场行情,就这样傻傻地把自己卖了。


当时是以“1200工程”第7期成员的身份入职的,觉得很高大上有没有!觉得我就是企业的接班人有没有!
嗯,当时宣传资料中没写:“1200工程”的离职率高达60%甚至以上。(数字不可考究,反正我们那期情况差不多)

【入职培训】
入职报道后,迎接我们的是为期14天的军事培训,地点位于雨花区物流基地,当时还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培训项目主要有晨跑、企业文化课、拓展活动、汇报表演等。
在这段时间中,我记忆中不可磨灭的有两个场景:
1.汶川地震后,大家晚上聚在一起摆出心形的蜡烛,以示默哀;
2.最终汇报时,保安、教官以及1200众,以迎接首长的架势来欢迎张近东董事长入场讲话。
我相信,那是真实地、纯正地即时演讲,因为他断断续续、条理不清。(如果这话放在当时讲出,我相信我会被枪毙的。-认真脸)

【正式入职】
Titile:软件工程师
部门:OA开发部
职责:

  1. OA系统维护及优化
  2. OA办公流程开发及维护

系统概况:IBM Lotus Domino\Notes + AIX Server
具体的工作在此不表,反正学的东西挺多,研究了不少新技术,JavaScript框架、Linux/AIX运维、Lotus Script代理...
可以打着大公司的幌子,去体验一些小厂商的工具软件;
对于IBM的技术支持人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:声音甜美、技术过硬、响应及时、态度诚恳。

【十一大忙】
轰轰烈烈的十·一大忙突然降临了,南京的秋老虎体验过的自然懂。
董秘办是这么动员大家的:
“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,都上前线去体验下战火硝烟吧。”
“客服、导购、售后,想上哪个上哪个。”
“......”
(上面都是我胡诌的,但大体意思差不多)

我觉得自己体力较弱,所以选择了去装空调,美其名曰,锻炼自己的弱点,这样才能成长。
其实就是给安装师傅打下手,空调安装师傅是从重庆空运过来的,都是能手。
早上6点开工、晚上6点收工,牛X的师傅能装6台,我跟的师傅极限是8台,不过那次搞到晚上8点多。

收获的空调选择经验:三菱 》日立 = 格力 》美的 》海尔

期间有个插曲,这个段子在其它行业也广为流传:
我和师傅给江宁某户人家安装空调,最后一单。
进门穿鞋套、不拿客户的烟水,安装工作也顺顺利利;
快收工了,女主人笑着说:“你是刚工作吧?”
我:“嗯...” (当时真累得快虚脱了,对她主动搭话也感到意外)
女主人毫无防备地扭头转向趴在客厅写作业的孩子,说道:“你要好好学习,不然以后只能跟他一样。”
我愕然了... 大姐你这是玩哪出?!
不过,看看身上灰色的衬衫领子都结出盐痂了,也就笑了笑。

如果我说出我是东南大学毕业的,也许会给母校丢脸吧。

我如是想。


在接下来的三年里,对于职场交往、公司制度、规章流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认识了职场上的第一批伙伴:赵娟、孔婷婷、高勇、杨庆枫、万小慧、孙翔、李宁,还有独立负责新部门的孙迁、马小元...大家相处得都还不错,有缘再见。